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盡享這滿室的清新

Le 15 février 2017, 04:35 dans Humeurs 0

 虛掩門扉,將晨風徐徐引入寢室、客廳,讓一顆燥熱了許久的心感受淺秋的清涼。陽臺、屋角的花草也跟著歡快的舞動腰肢,茉莉花的清香暗自隨風飄逸。我閉上雙眼。
 
  微風輕輕掠過發梢,柔綿的細雨稍停。我望見窗外瓷盆中的仙人球正在悄悄綻放。她雖沒有池塘的夏荷開得鋪天蓋地,但很清幽;她雖沒有茉莉那飄遍滿屋的花香,但也不失娟秀。以一身堅挺的芒刺,享盡酷暑與陽光,忽遇一夜夏雨,她立馬綻放積蓄了許久的芬芳。
 
  對面窗外的的柵欄上爬滿了纏繞的青藤,仿佛一片綠海蒼翠了我的雙眸,茂盛的葉片在風中搖動,似乎在向我炫耀他的幸福與歡快。其實,他每天迎晨曦、送日暮,總與我隔窗相望,不知為何我竟然忽視了他的存在。直到今日,才發現其生命之頑強,就像我窗外的瓷盆中的綠球,於酷暑中忍耐,等待秋風細雨蓄勢而發嶄露崢嶸。不知這兩棵隔窗相望的花草是否也有情感,如果有的話,是否會在寂靜的夜間眉目傳情。
 
  涼風習習,空中飄過的落葉寫滿了鄉愁,把這種牽念藏於掌心,猶存在心底。想來,愛是心的靈犀與溫暖,是眼眸的烈焰與律動。再清苦的歲月,只要有愛同在,便會開出四季不同的花朵;即便是秋天的荒草也會散發馨香,哪怕是冬日的飄雪,也會在溫馨與關愛中舞出熱情。
 
  此刻,念的思緒如抽絲剝繭般在心中縈繞,柔情溫存了流年歲月,傷感化成了心中的青藤。若流年把心中的歲月抹上春天的色彩,那心中永遠都是翠綠。若心中留住的都是暖暖的愛意無限,那歲月就會永遠年輕。
 
  隔窗遙望遠空,一縷微風拂過,心似那青藤一樣放鬆。此時,只想驅車去野外尋一處河流,擺渡前生的紅塵過往,獨釣這夏末淺秋的清風……

一箋紅塵滿紙蒼涼,墨淺情深不盡悽愴

Le 13 février 2017, 04:26 dans Humeurs 0

 半江月色,搗碎漁唱千疊,笙簫如剪,剪斷樓臺萬重,霜楓橫枕丹彩,秋水待寄蘆花,絕巘之上,煙雲供養,飛羽流聲,白草折地,這一季,所有風景,都隨山水入了畫。而你,隨風月,入了心。
 
  我在光陰裏癡等,等你路過我的容顏。看芳草綠了一年又一年,而今高溫瑜伽,花又開滿。寂寞的年華裏,往事已如煙。我看青衫,以為是你又執羽扇,我聽槳聲,以為是你歸來的船。倚欄杆,臨水獨照,紅顏翠鬢,妙如昨年,雙眉低斂,鎖住你的諾言。柳枝流轉,執筆為你輕書詞婉。
 
  蘸墨是愁,落筆成傷。黑墨白萱上速寫的詩章,山無陵,天地合演繹的傳說,碎了我的癡你的怨。那條牽錯的紅線,終是擱淺了愛情,淡化了期盼。穿越輪回,渴望尋求前世的姻緣。素錦華年,韻語江南,明月映清泉。紅塵偶見,愛意藏心田。素手纖纖,撥動情字弦。
 
  今生,我在古風琴韻中生,在竹簾幽夢中死,陪伴的是妖嬈的寂寞和心意相通的默契。我不願用說,願以心聽,有時指天畫地的誓言也仍是蒼白,何必奢求永久的承諾?今生,你會是我永遠的知己,縱使山水重疊,歲月輪起,風月紛起,年華老去,我依舊會在彼岸等你。流連的醉夢,破碎的誓言,我不敢去觸碰那零落一地的蒼白想念。昨日魂夢,韶華逝去,我知道,有一種塵緣叫情深緣淺。我也知道,有一種結局叫曲終人散。
 
  情易碎,人不留,逝水悲秋,千情萬念,紅塵滾滾,誰會書一曲長相守,與我共剪歲月,靜守流年?
 
  褪盡風華後,終會是誰,站在彼岸守護你。情緣未消,終會是誰化成碧蓮相接連。我用一生等一個結果,是誰在遙遠的彼端築夢,輕舞霓裳,在月光之下,思念未滿良人未歸的時刻,深情而又神傷。
 
  是誰站在回憶的迷途傾淚,聲聲淒婉,在舊人不復,紅豆未種佳緣未系的彼時,眺望歸途來路。又是誰立在煙雨模糊的樵頭,成為了一只沒有腳的飛鳥,不能停歇,在迷途一路哀啼。
 
  那些風月的故事白頭髮位置,靜靜的隱藏在你和我未完成的諾言的下麵,等待覆土,等待腐敗。而我靜靜的站在風裏聽憂傷的旋律,聽歲月走過發出的哀鳴聲,等待歸途,等待來路。可是回首時卻發現,雨荒來徑。多想回到人未去,情未離合的時刻,仿佛經年後你我安詳的坐在田野樹下觀紅塵幻化,共賞夕陽雲月,影成雙。如是落魄一生也無怨。
 
  我淺淺的微笑,拈一朵纖指之花,蕙質蘭心,遠隔天涯解我花語。你悠悠吟唱,伴一曲高山流水,靈犀浮光,夢影翩翩,共我悲喜。我願承負千年的游離,換一生夢寐,白首不相離。煙波槳聲,看盡紅塵紫陌,誰會許你繁華三生承諾?誰又會將過往流年撚成一世蹉跎?陌舞流沙的年華,在指尖婉轉的瀉下,一闋聲聲慢,吟唱了多少憂傷,多少惆悵。一簾殘夢,已化著淒厲的琴殤書怨,這份情,終將落入塵埃,在紅塵中不息的流浪。
 
  幾度花開花謝,泛起了誰的心情漪漣。誰歎人生若只如初見,流露出相見不如懷念的遺憾。誰念今生只願把手牽,辜負了百花齊放的春天。不問此去經年,不看月是圓缺,只留心燈一盞,照亮容顏。此生唯願:任他塵世變遷,緣聚緣散,依然能見如花的笑靨。
 
  看,誰的思隨月影輕輕搖曳,醉上枝頭?心語隨風,是誰在不知倦地塗鴉?而你,始終是我字裏行間濺落的的名字,吟詩成文的情節。如漫天飛花,落在筆端、落在心海、落在天盡頭。於是,我傾盡這一季的姹紫嫣紅,為你唱盡深情的守候。把你的影子鐫刻在相思的門楣上,寫遍溫潤與纏綿,然後,用一行文字串起寂寞,淡描憂傷,相忘江湖脫髮原因
 
  落寞的指尖,輕拈起一段往事,那個關於你的故事再度縈繞在眉間心上。昔日初見,你涉水而來,天涯近在咫尺間,那場風雪月終究也是情深緣淺。當滄海桑田、當繁華落盡,如水的眼眸,只餘一滴黯然。
 
  等你,如約而至,拂去我眉宇間的哀傷;等你,踏著夕陽,洗盡我眼眸間的百轉愁腸;等你,在每一處風經過的地方;等你,在每一片楓葉飄紅的瞬間。來年,你我情意再續,遵守約定,深情共舞一生一世的纏綿繾綣。我的眼眸,等你路過我的容顏。

欲持一片雪心,遠赴一朝春綺

Le 3 janvier 2017, 07:55 dans Humeurs 0

零淚緣流,樂我所憂,漫夜滋柔,小闕一方桌,追慕陶淵明之志,志幾許隱,也庶幾不多。樂幽,樂幽,黃昏至翌朝,花開至花落,一夜夕顏,一生何求迪士尼美語 評價。朦朧,朦朧,夜不懂白的紅,人不懂花的愁,怨無蝶彩依,恨無知音求。
  
  汐字帶水,寂寞如花,如月光之花,如朝夕顏花,悄然含英,不散容顏。花瓣含雨露,承上蒼恩澤而不敢相望,易碎易逝,暮光中依舊執著。夕顏,汐著誰的容顏,疼著誰的婉約,臨著誰的眷戀。
  
  大片大片的搖曳緋紅,在幾度嚮往裏夢始方休,是夜的朦朧,使我不得見你在一夜間花開花落。是你的寂寞,感染我久別的詩情,情不自禁,想起飛花婉情,漫山的紅,被風吹成遍野的飛。花生夜涼,泉滿清聽,此情可寄的,唯有夜的靜,樹的影,水的卿。你是夕顏花,當幽著你的快樂,美著我的疼惜嗎。
  
  想起,與你初見時的約定,用最誠心的文字,攜大愛,解讀生命中那永不丟失的溫暖。花汐顏,是一篇美不完的詩意,是一曲譜不完的清音,是一訴傾不完的花語。花汐顏,是一個美而疼的名字,嫻雅墨,自愉怡,夕花靜舞,滿地清音。想起,一朵冷而清的小花,在淺笑嫣然間,感恩著上蒼,傾臨著大地。
  
  “寄情黃昏後,待看夕顏花”,未逢晨時雨,一夜一桑麻。花開半夜,垂風低語,喃喃自訴,多思而靜怡,薄雅而不俗,深念體會,竟多一份仙花色彩,更多一份逝花念情。多想,手捧花心,傾心呵護,她便不會凋謝,情定三生,愛意永存。
  
  夕顏花亦名“定情花”,象徵永遠的愛國際學校。什麼是永遠的愛,想必香消玉損,閔然零落,暮光中依有散不去的容顏。思伊暗暗,垂淚低語,此情不渝。世間易有“定情花”,卻難有永遠的愛,我們去向往,去浪漫,去把心中最純真的美煽情在與世無牽的桃花源處,臨著寂寞,望著星空,寄語。
  
  煽情的人多愁善感,愛文字的人更喜輕觸呢喃。我與你都有一雙憂鬱的眼,才會把深深的紅塵,看得好淺好淺。你是花汐顏,為何要用汐字添增寂寞,單字的蘊意,讓我讀之心疼。惟願,花是花,你是你,月光下的淒美,終是一場過往的演繹。
  
  你是帶水的花,才會更溫柔更寂寞,予一空穀中淺然生長,過成禪隱的生活。你用善美薰暖了身旁的檀香,你用別致的文采揉軟了我的心房,傾城一笑,誰的城郭在“一片雪心”裏錯落了城防。一笑諧風塵,且複軟語溫,就讓這一紙溫情,感恩遇見,感恩上蒼施澤,彼此不忘。
  
  夜,漫長漫長,我的心,在文字裏淌,情愫遊弋,卻不知所向。我守著自己的世界,沐浴著燈光,安然在你的題記裏,淺墨情長。其實我知道,我會同平常一樣將這篇夕顏花語輕輕敲打在鍵盤上,悄悄的來,悄悄的去,不會將誰打擾。
  
  我是一只易被感動的鳥,看到喜歡的文字,總會情不自禁的去啄,若不小心接住你滑下的淚濕疹專科,就讓我執筆凝眸,傾情著同你的名字,逐情婉約可好。我是夜裏最柔軟的風,沁泅於盈動的情懷,依夢,傳遞所愛。倘若,冥冥之中有我在你的歲月裏抒寫一段懵懂,那是,我鑲嵌在你緣分上的一枚感動。
  
  夕顏生幽土,隱塵清如,依草寒露,獨幽芳馥。一夜懵懂,不知情緣了了,亦不知情為何物,不知白天的紅,註定與己途殊。玉骨含冰心,葉脈著樸素,培滋著夜草,清紈勻土。就這樣花美自獨幽,清音描俗世,何時芳負,夜為誰殊。
  
  迷離聽風夜微闌,明月照過橋頭岸,夕顏只為汐顏故,略帶淮芳詩若寒。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