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總是會在夢裏驚醒

Le 28 novembre 2016, 04:41 dans Humeurs 0

一連幾天都在夢裏見到你,我最親愛的祖母。叫我奇怪的是,祖母的身後還站著他。一個當年瘋狂愛著我卻又背離我的男子。
   那一年我二十二歲,想來是如花的年紀。我很長的時間是跟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享受著世上最好的愛,過著最純粹的生活。
   那一年的夏天,不知怎麼會遇上他。也不知他怎會對我一見鍾情,窮追不捨整整一個盛夏。現在想來,那個夏天的我應該是很幸福的。
   他很帥,有些拽拽的出現在我的世界。笑時,如陽光清澈,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讓人有些許的著迷。
   也許是我的不屑與清冷刺激了他,以後他像幽靈般尾隨。每次加班很晚時,他都會在街前燈火下,單腿斜騎著單車,等我。
   每到這時,周圍女同事都會跑下樓跟他打招呼,說我很快會下來。然後,氣喘連連跑回辦公室裏來,興奮不已。說,文子,好帥哦!像齊秦!
   我那時卻是不認識他的,也不知他的名字。他也不曾死纏爛打,只是經常跟在我身後,陪我上班,下班,一付死不甘休的模樣。
   我的冷漠終於在有一天讓他爆發,他說,他愛上了我。我不語,想拒絕,卻又不舍開口。我說,去見我祖母,她同意,就行。
   他果真去見了我祖母,不知怎樣的緣分,祖母竟是歡喜的。那一天的黃昏,好像比平常美,那一天的家裏,笑聲比平常亮。
   他叫成,是一個消防軍人,不是我以為的無業遊民。他是愛我的,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常說。我總是後知後覺,亦不會表達自己的情緒。
   成休假的日子,我終是忙碌的。忙的沒時間去購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成總會約上他師姐當參謀,給我買粉底,買口紅,買好看的花裙子。
   我享受著這樣的愛情,享受著他的寵溺。總會以為這就是愛情,總會以為這就是天長地久。我喜歡平淡的愛,如細水長流,以為他會陪我把風景一一看透。
   要回部隊時,我去送行。成以為我會生離死別樣哭泣,沒想到,我很平靜。有時我會也恨自己,為什麼不像電視劇裏那樣一路哭喊追著火車去跑很久。我那時很瘦,人高,腿也長,跑個三五公里路應該是不成問題。
   真是該怪自己,也該恨自己。接到成第一封家書時,反復看到落淚。他說那天分離,他一路哭紅了眼睛。他說,他不舍分離,如少了魂魄。他說,他是風箏我是線,飛多高總是我說了算。我還是恨自己,當時為什麼那麼理智,只是回信告訴他,我等你。
   總是不擅長表達,也不擅長做告別。總是個實心的女子,為什麼那時不會說,你是風兒我是沙,為什麼那時不會說,我會一路跟你到天涯。
   終於有一天,等來了分手的消息。他說我不愛他,這段感情裏,他付出了太多,有些累了。
   我茫然了很久,也痛苦了很久,三天沒吃東西,偷偷哭泣。寫回信給他,寄到一個叫烏魯木齊的城市。信裏沒說什麼,只兩個字,同意。
   就這樣選擇性失憶的忘記了他,就當從沒遇見。取一大疊的書信和照片,放在盆裏,慢慢看著燒成了灰。從此,天各一方。
  

本是香息不醉人的季節

Le 15 novembre 2016, 05:23 dans Humeurs 0

 忽一夜的,八月,桂馥滿園,花事廖少,一點素香,穿過水榭樓臺,驚醒一枕秋色江南,雕花窗下,小巷柳岸,庭院圍牆,簇擁點點金黃,香氣撲鼻王賜豪總裁
  
  采幾縷清香沏一壺茶,不覺吟到唐、劉禹錫的一句詩“影近畫梁迎曉日,香隨綠酒入金杯。”香是香了,醉也是醉了,只是綠酒以茶代之。
  
  桂花,亦叫天香,相對桂花之名,我更喜稱其為天香,多了幾分靈氣,仿若一位姿色平平的素衣女子,幽靜而溢滿清淡的韻味,靠近,讓人舒適放鬆。
  
  古往今來,對桂花讚美的詩詞很多,其中我最喜的還是王維筆下的“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桂花的名字有些接地氣,乍一聽太尋常,安置在王維的詩中,淡雅了幾分,桂花在他筆下就多了份空靈。
  
  桂花,姿不豔,香,恰似多情,在你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就將你擁個滿懷。
  
  采幾枝帶回家,擱置瓷瓶中,小家碧玉,樸實無華。若將其入至水墨畫中,感覺少了韻致,尋常至極,縱然如此,身上的那縷香卻很傾心與穩妥,若一位值得信賴的朋友,可以讓你毫不猶豫的親近。
  
  桂花不比牡丹的富貴豔麗貴氣,一位雲端,光芒萬丈;一位接著地氣,帶點俗味的塵煙;若都為女子,雖不能相提並論,桂花反而是清淡一點,素素的,乾淨整潔,人前擦肩清風徐徐就很美。
  
  我喜歡桂花在清冷的月下綻放,好似少女的初戀,把所有的熱情毫無保留釋放,只為給一季秋的深情,儘管香得醉人,甚至香膩,亦無怨無悔。
  
  桂花又是寂的,相對梅花,沒有對方孤傲清冷的資本,選擇在秋的季節,將隱藏一季的心事,絢爛揚溢,仿若內心所有的寂寞,只等這一刻完整宣洩,路人傾心與否,不管怎樣,都要任性一回。
  
  拂曉,夜闌,行走於江南小巷深處,遠遠不見尊容,聞香早識卿。走近,沒有嫵媚的風情,唯將香溢傾城,淡濃相宜,如此亦好。
  
  我對桂花印象最深的是童年時光,記得那時奶奶給大姑家看門,每逢學校週六放假,一定要路過大姑家,不為別的,只為奶奶常常煮的當歸燉酒釀,裏面放幾顆紅棗,再放一點點桂花,那香味及口感真是美極了。
  
  桂花,香味清新,可食之,用於茶,溫補陽氣、有養生潤肺的功效。
  
  奶奶是位很懂得養身的人,生了一大堆的子女,兒孫滿堂,如今九十多歲依然身健王賜豪總裁,行走自如。
  
  桂花的香味在兒時回憶是暖的,就如香噴噴的桂花酒釀,一如奶奶慈祥的笑容。而今,工作太忙,很少有回故居的時間,次數少了,每每回去,一定要去奶奶那裏坐坐,聊聊家常,聊聊生活近況。人老了,眼神投射出的是期待,是對親情的陪伴渴望,更是讀出的孤獨。
  
  “滿隴桂雨”是杭州著名的風景區,因桂花而聞名,每逢秋至,桂花盛開,桂雨臨滿空山。在這樣的季節,尋一處附近的小驛站落坐,就在一盞茶的光陰裏靜思,寫上一闋《蔔算子》的清詞,暫態香氣飄逸出塵。
  
  秋月種嬋娟,桂雨多情繞,試問深宮惜一株?天上人間渺。
  
  霜薄解青衫,月滿香中老,落得相思次第寒,不奈西風鬧。
  
  總感覺,桂花也似女子,帶點女子的胭脂香氣可好?於是,墨在筆尖,香在墨裏....
  
  “芳意不可傳,丹心徒自渥。”才幾日光景,她就落了一地輕黃,飄進字裏一宵,就濕了一闋清詞的寒,久久不散。那抹香息,有季節留下的多情,為誰傾盡?謝時靜靜凋零,只有香如故王賜豪總裁.....

遺失了幾許純真

Le 26 octobre 2016, 05:54 dans Humeurs 0

紅塵有夢,歲月迷離,錯過了幾許機緣?在那些散逸著歷史遺香的文字裏,有過多少過客半途夭落?散去了一季的芳菲;有過多少故事沒有結局?化為宋詞裏的幽怨;多情自古空遺恨,只是當時已惘然,沉浸在舊時的春花秋月,揮灑著輕舞飛揚的青春,書寫一段段眷戀離殤香港如新集團,蕩漾在西湖的詩情畫意,不知昨夕是何年?
  
  半世流連,一生癡迷,惹起吟風弄月的淡雅相思,這一縷亙古不變的思戀穿越了光年,氤氳了千年的守候。
  
  陌上花開花謝,紅塵秋逝春臨,時光埋葬了如煙情殤,記憶卻清晰了往事,收集飄散的零亂片段,重組遠古的美麗誓言……
  
  風,望不斷生命,雨,肆虐不了愛情,內心的冷暖包裹著世間悲喜哀愁,不言相思為情濃,卻被離愁深鎖對殘紅,風吹雨無聲,淚眼望重逢,恐百年相逢又夢中,為什麼我的世界只有夢,輕卷簾幕,芳華如錦的記憶,散若雲煙無痕,紅塵步醉無人識,一縷幽情,幾分醉,軒窗風雅,淚水盈頰,一曲弦音醉盡浮沉天下,鬢染霜華,時光流年,一抹流光,片片落紅碎影,流連殘夢,掬一縷纖瘦月華,揮毫儒墨,漫卷風絮,為你落筆成花,請容許我在夢的邊緣,為你點起一盞心燈,再透過夢裏的那一場朦朦煙雨,來續前生那一場未了的前緣
  
  這一生,我為你畫地為牢,幽禁了一襟的相思,頹廢了一身的襟抱,脈脈情癡,紅塵擱淺,化思念為繞指柔,婉約了閑詞愁賦,不思量,自難忘;一種閑愁,執筆花落,硯一泓雅墨,填半卷清詞,清吟你漸行漸遠的倩影,押韻了幽傷。
  
  一片落葉、一片浮光、一頁如夢紅塵,破碎而淩亂。一份孽緣、一生濁淚、一段殘生,悽惶而纏綿。
  
  跪守佛前香港如新集團,日日夜夜燃起一盞泛黃的孤燈,懇請佛賜我勇氣賜我力量賜我明慧!過了一天一月一年,佛依舊笑著還是不開金口!
  
  淺眠,驚夢。佛曰:我,是一切的根源!更多的是困惑、是不解、是憂慮,苦苦思索終不得果。再度跪守佛前,歲歲年年燃起一盞泛黃的孤燈,百倍的虔誠!
  
  風敲竹韻,難解紅塵如夢。今生,註定了漂泊在風雨中,穿梭在漆黑裏,棲息在暗角處,逃不掉躲不開,是思念在纏繞,是記憶在焚燒!
  
  枯萎的塵埃,便是,滾滾紅塵,那一抹短暫又永恆的執戀。花開花落的淒迷,搖拽著似水的脈脈思念,呢喃著心事如煙雨的細膩。眷念定格的今生回眸,這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的滄桑輪回,那香染的畫舫,秦淮可在?春花秋月可在?
  
  匆匆塵客,飲盡銷魂之酒,在夜月下鋪設著愁緒,又在指端鎖盡了刹那的芬芳。繁華幾度,明不了前世今生。苦守百年,斷腸之音,卻隱進風花易遠,細水長流中。一夢傾城,傾城一夢,輾轉千年,傾盡了所有的眼淚,卻未求得一世的,對月約期,伊人入夢。
  
  放飛的思緒,穿過歲月的季風,飄落在你午夜的枝頭,破譯念念紅塵如夢,解讀額頭密文無數。顧影煙柳,誰解淒涼?三生三世尋覓,也不過是紅塵一夢,風瀟瀟湖水寒香港如新集團,山迢迢殘月冷,閑看舊事前緣,水非水,月非月,都是鏡中繁華,只落得千年一聲歎……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