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一個不安分的人,我渴雋景課程望去的遠方,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的夢裏喚醒我鄉愁一般濃烈的嚮往。我渴望抵達遠方,抵達每一處美麗的角落,我想要與世間所有的美好的事物相遇,收集許許多多溫暖的故事,遇見許許多多有柔軟之心的人。我將不停地行走。

他們明天就到長沙了,不知道他們和遇見的像我一樣喜歡他們的人會有著怎樣的溫暖的相遇。也許青春裏是該有一次這樣地為著一份喜歡會奮不顧身,想要擠進人群去看一看自己心裏的夢想,看一看在過著自己嚮往的生活的人在臺上成為耀眼的光芒,照亮自己一顆孤獨的心。那光芒如水,流瀉進每一雙希冀溫暖的眼眸。我不知道我如果也站在台下,是不是會激動得想要哭卻哭不出來。我不知道我是否會就此更懂得怎樣去追尋自己的夢想,經營自己現時的生活。我不知道看到真實的想要見到的他,有著某種樸實光環的他,會有怎樣讓我驚歎的歡喜。我不知道看到他,聽到他,我是否會希望時間記住這一刻,記住我的青春,我的夢想和他相遇的一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歡他的歌,那裏可以安放我的一顆心,它孤獨,自由,脆弱而又堅強。而這些儘管和他本人並無關系。我們只是在歌裏相遇。這對我已經足夠。

之前看了七七的微信裏推送的前期徵雋景課程文入選讀者寫的文章,我知道有許許多多的人和我一樣,深深地喜歡著七七。我們也只是在書裏和一個人相遇,就此喜歡到可以把自己的青春裏的所有歡喜悲愁都安放進去。往後回憶,才知,那時陪伴自己的人,已經是很熟悉很熟悉了,即使他(她)或許並不知道自己。然而那並沒有什麼關係,這種喜歡本是單向的,並不需要回應,因為我們所得的溫暖早已夠我們來安慰自己內心的寒冷。

寒假有個朋友說她喜歡的偶像是易烊千璽,她說她喜歡他,只是覺得在他身上有著讓自己前進的動力。我清楚地記得,她在和我聊易烊千璽的時候,她的眼睛裏閃著一種不一樣的光。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如同信仰一樣的光,讓她的心裏開出了花。

她說,這樣地喜歡一個人,不必去進入他的生活,遠遠地關注著,卻可以對她的生活產生很重要的影響,這樣已經很幸福了。

我想這樣的一種喜歡也該是一種幸運,無論對誰而言,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世界這麼大,無論我們在哪相遇,都是因相遇時傾聽了彼此真誠的一種言說和表達,所以讓人溫暖和感動,讓人難以忘懷。一個人,一首歌,一本書,一個微笑,一句的話窩心……而有的相遇,或深或淺,深的有如溪水,緩緩淌進你的世界,你的心靈,植一份簡單的喜歡,默然而清涼,故事也就這樣開始了……

就讓我們在歌裏相遇,寂靜歡喜。我願意傾聽我所熱雋景課程愛的東西,如同我熱愛著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