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淩晨這個點,等到現在還是港股通沒有說話,獨自坐在角落,旁邊的健身器材還留有我汗灑青春的餘熱。或者它只能聽音樂,許飛的《那年夏天》:
    
  合起雙手閉上雙眼再許下心願
  
  在某一天回到從前
  
  讓他們都出現但他們沒改變
  
  讓時鐘停在那年夏天
  
  沒有真正的充盈,亦無真正的寂寞,也許~也許我過得太過充盈,突如其來的寂寞讓我無計可施。我又不喜歡坐等認命,尋找寂寞歸根結底的方子。然後~然後又回到開頭“快淩晨這個點,等到現在還是沒有說話”。歸根結底你特別想找到一個能聽懂你的人,就像另外一個自己,可是誰又願意成為另一個你而犧牲自己呢!
  
  那家燒烤店老闆忙著不停交錯翻轉烤肉,這個點吃夜宵的人,又不像一起約好的朋友,互不搭座。一份碗筷,一瓶啤酒,一支香煙,只顧吃著,不吐言語。網吧裏還有不少去年的我,下班後鑽進網吧專心研究超神之路。QQ和微喜運佳信上,有的人說著深意的文字附上自己的照片,有的人喊著不如大醉一場,有的人失眠了。
  
  看到此時此景,會有錯覺,滿世界都是寂寞的人。
  
  2016年的我,學業已經結束,遊戲的激情慢慢褪去,正面臨著“寂寞”。將每個人獨自扛下社會生活的巨大挑戰歸於這兩個字的解釋吧,然後寫入成長的一部分。至於還有一種寂寞,似乎一見鍾情的感情已經不屬於我。如別人常說: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種悲哀。在錯的時間遇到錯的人,是一種悲劇。在對的時間遇到錯的人,是一種幽默。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種幸福。
  
  看,天氣預報挺准的,下雨了。時間不對,地點不對,連雨的味道也不對。既然都不對,何必這麼急功近利尋求喜運佳愛情,反而迷失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