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大相信破鏡重瘦面針圓的童話故事,沒有心心相惜的人,沒有預設的臺詞,沒有圓滿的故事,一切都是現場發揮,且不可從來。愛情亦不是,特別是有傷痕的愛情。它只會是驚喜過後的驚嚇,只會是心動過後的恐慌,只會是久久不吃到嘴的麥芽糖,所以你要釋然!
  
  許久之後,收到到她的資訊,“你說得對,真是卑微,還沒有見面,就在電話中吵了一架”。從她的語音中,我聽到很大的風聲和車子抖動導致的聲音顫抖,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聲音表情。但我想,大抵就是傷心。她說,我去在他,並不是想要科技護膚" 和他和好,而是覺得我們分手兩年了,我一直都不能放下,我要親自了卻一樁心願,然後回來好好上班,善待自己。善待自己是她給我重複得最多的一句話。我想,這定不是一定要想要善待自己,而是在給自己去見他的藉口或是勇氣。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我們想的大多太美好的事情,往往都會在現實面前敗得一塌糊塗。有人說,女人是沒有愛情的,誰對她好,她就跟誰走了。如果這句話成立,那我心疼男人,當然也有我自己。但是,在我同學的身上,或許這句話就顯得有些蒼白無力,我不敢說她對待的這份感情是有多麼刻骨銘心,但是在她心中,這分明就是一份愛情,一份分手兩年都不能釋懷的愛情。
  
  天註定,非一往情深,只是在不對的人面前,我們又為何不能釋懷一些,縱然不能共白頭情深,但是我也是一個驕傲的路人。
  
  四月草長鶯飛,四月春暖花開,四月人心傷、夜糖尿病性黃斑水腫微涼。不過
  
  到了五月,應該好一些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