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婁山的西北坡,重慶與貴州的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交界處,大自然硬生生地給它劃一道深痕,把重慶與貴州分割開來。深溝處,流淌著一條柔美的小河,流經我家鄉的那一段,鄉親們叫它海洋溪。在高山茂林的陪伴下。
  
  小河流經北基山的地段,河水在巨大的落差下,形成大大小小的深潭。水潭深不見底,終年碧綠,小河由此有了海洋溪的美名。五六公里長的河段,就有十來個深潭,潭水幽靜,倒影成畫。
  
  有幸的是,在參加工作後,在海洋溪旁邊的北基村,做了一年時間的村幹部,有了親近海洋溪的機會。
  
  夏日的中午,剛開完群眾會,我和另外兩個下村的同事一起,約好一起徒步穿行海洋溪。村子裏的一位熱心老鄉為我們準備了兩斤包穀燒,捎上酒瓶,我們三人出發了。
  
  從山腳到河邊有兩三公里的距離,山高林密,無路可尋,只得找尋村民們平時打獵拾柴走過的腳印。下到離河面的第二個平臺,正午的陽光開始稀少起來。不時有不知名的鳥聲傳來,林子裏的小動物穿行的悉悉聲,猴兒們三三兩兩地在樹上蕩秋千。
  
  突然,一個黑影從旁邊的岩石上飛快掠過,驚得同行的小陳尖叫一聲。定睛一看,是黑葉猴!回過神來,才想起這裏是仙女洞黑葉猴保護區。
  
  海洋溪之行的第一站,是當地人叫梯子腦殼的地方。河邊寬闊,對面的河邊堆滿了從河裏打撈的枯枝和樹幹。懸崖上方有一個能遮雨的地方,立著一架木制的梯 子,連接著懸崖和下河道的路。駐村的時間裏,我聽北基山的村民講過,當地村民為保護自然環境,在漲水時節,從河裏撈起沖來的枯枝,作生產生活的柴火。在梯 子腦殼這個地方,沒有很好的勞動力和爬山路嫺熟的技巧,背著柴禾是上不去的。一個正值青壯年的村民,正背著一背篼的柴禾,在梯子上慢慢攀爬。倒影映在水 中,像一個水性不熟的游泳者,在艱難和恐慌中享受游泳帶來的快樂。
  
  沿著河道而上,兩岸的山開始逐漸靠近。中午的陽光也不能照到河道的中央了。仰望聳天的高山,兩岸的樹子在山風中相互打招呼,仿佛要握手的樣子。黑葉猴從河道這邊的樹枝上,輕舒優纖美容 facial臂膀,在河道上空劃一道優美的弧線,跳到河道那邊的叢林裏玩耍去了。
  
  在一個叫手趴岩(意思是沒有了路,只能用手攀爬著才能通過的岩石)的地方,山崖的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溶洞,這裏是黑葉猴的天堂,也是它們棲息的地方。無法觀賞到它們的睡姿,只能在洞口邊,看到黑影在岩壁上的嬉鬧。
  
  河水見不到陽光,走一段河道後,一行人打開瓶蓋,開始喝起包穀燒禦寒。在河灘上一陣嬉鬧,身子暖和後,我們開始泅水。
  
  從手趴岩泅水而過,來到一個叫大黑塘的深潭。大黑塘不僅水深而冰冷,在漲水的時候河水撞擊兩岸的岩石,發出怒天的吼聲。在水流進大黑塘的石灘上,不時 有成群結隊的小魚兒,輕咬著水草,河水翻開魚兒白白的肚子。我蹲下來,在石灘上仔細欣賞著小於戲水的妙趣。而小魚兒們見到人也並不躲閃,依然盡情地享受著恬淡和釋然。那份悠然自在的神態,令我心生羡慕,恨不得化身成小魚兒,在深山的小河裏尋一處自己的河灘,把生活中的煩惱與彷徨通通拋掉,伴一潭清水,享一生愜意。
  
  水潭的深處,不時有數十米高的鐘乳石掛在石壁上。掛著的盔甲,是戰士凱旋歸隱後的頓悟;掛著的蓮花臺,是仙子神往的遺忘……
  
  河道的兩邊,幾百米高的山崖上不時有山泉落下。碗口般大的泉水,落到水潭的時候,變成了紛紛灑灑的水霧。水霧撲面而來,飄散在我的臉上,一瞬間,感覺洗淨了自己身上那些塵世帶來的紛擾,忘然的心境油然而生。
  
  海洋溪的盡頭,在一座名叫芭蕉山的半山腰。河水從仙女洞潺潺流出,洞口雲霧繚繞,一根十來米高的鐘乳石立在洞口,形似仙女,當地人流傳著仙女下凡保護兵書奇劍的故事,給仙女洞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站在仙女洞口,看著半掩在茂林裏東去的海洋溪,蜿蜒著伸向遠方的山裏。一時間感覺優纖美容 facial河水開始倒流著回來了,像一個即將出嫁的少女,一步三回頭地看一眼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