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在春日的陽光下,聽歌,寫字。然後,靠在窗前背過陽光安靜的想念那些虛無縹緲的日子。仿佛,陽光依著褶舊的光影在每一天的時光裏流動,然後整形美容又不斷的變化著天氣。於是,我眼裏的光陰便多了與陽光有關的溫暖。風繞過窗戶,輕輕的拂面而過。
  
  喜歡,每一個與陽光談心的日子,讓心裏那空曠好久的心房變得暖意蔥蘢,心情舒展;春天來的時候,我在花下築夢,以桃花為詩,流雲為音,清風為韻,與光陰說禪,與歲月品暖。彼時,寫一些清涼若水的句子,念三寸日光的唯美。願流年無恙,歲月安然。
  
  都說最美人間四月天,而我最願,不管後來的以後我會變得如何如何,唯願你曾經在我心上蒞住過的痕跡還在,就算老了花期,舊了容顏,遠了思念,歲月裏的相望依舊還有當初的溫度。等桃紅落了妝,等微雨結了霜,等你給我寫的信我的笑容依舊還掛在臉龐,到時候我來讀你,讀你眼裏初見的模樣,還有不小心嘴角微揚的角度,那時候,你遠遠的來,我淺淺的笑,如初見般,春暖花開,寂靜安然。
  
  琉璃時光,繁華寂寂,多想,將春天草長鶯飛的熙攘,寫成一枚清新溫潤的詞章,寄給你,寄給流年,寄給每一位在旅途中的歸人;花落,沉香,有暗香浮動初盛的枝頭,那朵朵搖曳的嫣然,便是時光裏最美的印記,用指尖的溫情,輕輕記下一個春天的溫度,落下的文字,飄在春天的煙雨中,增加了一層淡淡的想念。
  
  某時,會掉頭髮原因責怪時光走的太急,那麼多青蔥歲月,一不小心便走成了恍然如夢。翻開記憶的篇章,依舊會在某個章節停留,那些半韶餘涼,落紅滿地的歎息,仿佛是宣誓結局裏的尾聲,沿著記憶的影子一層一層的長,之後,又一寸一寸的涼,直到漸成為眼底淡淡的一抹哀傷。
  
  一場雨,從午後落至半夜,心裏的想念會不會從此氾濫成災。就像一個人的心事,你猜不透,讀不懂。眼裏那一場關於扯不斷的清夢,是否會跟著光陰的影子沾滿回憶,將內心寂靜的絮叨,和淩亂的碎語,從此變成一個個音符,流動在睡前閑語中。將那些暗淡無光的星月點亮,只為在這一程的風月裏,回眸一笑。
  
  光陰從來不等人,如這陽光一般。劃過掌心的莞爾,一個回眸,便落滿了蒼涼的歎息。人世的煩憂,總會讓人心生頓惑,何不學會看淡自己的姿態,如果,俗世的煙火氣息已經避無可避,也應該自己學會風煙俱淨,摒棄紅塵;生活和心情總能靠自己分段續寫,我的右手是昨天帶著淡淡的歎息,左手是有著明朗的笑容,許自己一場春暖花開,淺淺行,靜靜聽,即使一路上無人陪伴,卻也能浮動暗香。
  
  有時候,看多了別人的故事,心裏會傷感, 會空落。那些錦上書燕,暗香疏影,經過一年一歲的推移,一嗔一笑的心情。隨著光陰疊加,便多了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仿佛,堆積的心事都開始在夢裏流 浪;我,還來不及整理,還來不及憑記,四月的落花,便已被五月的流年掩藏,彼時,桃花半朵,清風幾縷,卻在你的筆下,明媚了一個春天,卷落,花謝紛飛,光 陰裏的印記,落了蒹葭之尾;卻也妖嬈了你眼中的唯美。
  
  窗外,陽光依舊暖暖,穿過玻璃灑落在身上。突然很留戀這個季節;連著窗外那一抹蔥蘢引伸波幅的綠,也美的扣人心弦;這個春天,有花香,有疏影,有小橋,有煙雨,便是妥帖安放在心上的三寸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