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不願也不敢長久的直視嬰孩的眼睛,他們像精靈一般降落凡塵,那雙眼睛,太清澈透明,純潔希冀的看著這個世界。讓我們這些歷經滄桑奈何玷染的人,眼中滿是沉澱著世事悲歡的人,都太自行慚愧。我們曾經也如此,只是那在一個很遙遠的過去。紛紛擾擾的舊時往事,所有過去通渠的愛恨情深,都皆已放下。在對的時間裏,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在對的時間裏,遇見錯的人,是一種無奈;在錯的時間裏,遇見對的人,是一種悲哀;在錯的時間裏,遇見錯的人,是一種傷害。在最美的時間裏,不一定就會有最美的收穫。但無論如何都感謝經歷,使人成熟。
  
  雪掩梅花水成冰,一事更勝一事傷。那記憶中的一縷清香,恍惚仍在夢中。有些事情,無法說出口,也就只好獨自憔悴。有些事情,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找不到合適準確的言語辭彙去表達,勉強說出來了,也是一種言不由衷的混亂,讓真實的情感走味,也就只好一個人沉默了。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些憂傷,無法掩飾,想隱藏卻欲蓋彌彰。生命是條河,左岸是難以言說的現在,右岸是無法釋懷的過去,那些淡淡的美麗與哀愁,從中間緩緩流過。
  
  落葉已經無力再在枝頭掙扎了,如同舞倦了的蝴蝶,歸向大地,尋得小憩。每一首歌,都有一個故事,唱著悲歡離合。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無法左右的,永遠都只能跟在事情發展的後面,或高興,或痛苦。成全一個人,必定要傷害一個人;顧全一個人,必定要犧牲一個人。總處在一個被動的位置,做兩難的選擇。過去的無可挽留,未來的無可預料,現在的無可左右。人生最可怕的莫過於失去通渠勇氣,對生活,對生命,對一切的勇氣。沒有了勇氣,沒有了信念,什麼就都沒有了意義。
  
  綿綿的雨季之後,太陽終於露出了久違的溫暖,這般的藍天白雲,是一道美麗的風景。不知是藍天襯的雲朵特別的白,還是白雲映的天空非常的藍。雨過天晴,到底該是一種風景,還是一種心情?有雨的日子裏,那些瑣碎的心事,在雨聲的伴奏下一點點的膨脹發酵,難受的快要窒息,經得陽光一照,傾刻間又迅速退去。耳邊傳來了飛鳥的聲音,又看見了雨後嬌美的花兒,抬頭,天上不知何時出現了美麗的彩虹。雨過天晴,既是一種風景,也是一種心情。
  
  像五月的槐花香味,清淡甜美。很多的情感,都是因風而起,也隨風而逝。有時候,適當的寂寞也是一種享受,讓人反省自己,曾經過往。一個人時,心會慢慢的安靜下來,再安靜一些,心一靜,反而會把一些事情看得更清楚,更透徹,更明瞭。人總是善變的,長不過執念,短不過善變。很多都在改變,很多隨之改變。生命經不得長久的思想,死亡總是橫在思想的盡頭;童話經不起往下的推敲想,王子和公主也常常是兩個世界通渠公司的人。